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萧家老大
萧家老大
咪乐|直播|间官方下载 此外,在中国气象局日前组织的《直击天气与科学家聊“天”》活动中,国家气象中心天气预报室副主任谌芸透露,目前,国内的网格预报在5×5公里的范围内,时间0-2小时,但还不能更新到分钟级的预报,精准度也还没有延伸到国外。

加好友 发纸条

写留言 加关注
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21,439,378
  • 关注人气:13,945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正文 字体大小:

战国传奇:吴起誓不见母,杀妻求将

(2021-11-30 08:00:00)
标签:

历史

文化

战国

分类: 随感杂谈一

战国传奇:吴起誓不见母,杀妻求将

战国传奇:吴起誓不见母,杀妻求将

吴起,卫国人,少年时居卫城里,以击剑无赖,为母所责备,吴起自咬手臂出血,与母发誓:“吴起今日辞母游学他方,不为卿相拥节旄,乘高车,不入卫城与母相见!”母亲泣而留之,吴起竟出北门不顾。

吴起前往鲁国,受业于孔门高弟曾参,昼研夜诵,不辞辛苦。有齐国大夫田居至鲁,嘉其好学。与之谈论,渊渊不竭,乃将女儿嫁与吴起为妻。吴起在曾参之门一年有余,曾参知其家中尚有老母,一日问道:“汝游学六载,不归家省亲,人子之心安乎?”

  吴起对言:“吴起曾有誓词在前:‘不为卿相,不入卫城。’”

曾参道:“他人可以发誓,对母亲安可发誓!”由是心恶吴起。

未几,卫国有信至,言吴起母亲已死;吴起仰天三号,旋即收泪诵读如故。曾参怒:“吴起不奔母丧,忘本之人!夫水无本则竭,木无本则折,人而无本,能令其始终吗?吴起非吾徒矣。”命弟子绝之不许相见。

吴起遂弃儒学而学兵法,三年学成,求仕于鲁。鲁相国公仪休常与之论兵,知其才能,言于鲁穆公,任为大夫。吴起禄入既丰,遂多买妾婢,以自娱乐。

  斯时,齐相国田和谋篡其国,恐鲁与齐世姻,或讨其罪,乃修艾陵之怨,兴师伐鲁,欲以武力威胁使鲁臣服。鲁相国公仪休进奏:“欲退却齐兵,非吴起不可。”

  鲁穆公口虽答应,终不肯用。及闻齐师已拔成邑,公仪休复请奏道:“臣言吴起可用,君何不用?”

  鲁穆公曰:“吾固知吴起有将才,但其所娶乃田宗之女,夫至爱莫如夫妻,能保证其无观望之意吗?吾所以踌躇不决。”

  公仪休出朝,吴起已先在相府候见,问道:“齐寇已深,主公已得良将否?今日不是吾夸口自荐,若用吾为将,必使齐兵只轮不返。”

  公仪休道:“吾言之再三,主公以汝婚配于田宗,以此持疑未决。”

  吴起道:“欲释主公之疑,此特易耳。”

  于是归家问其妻田氏道:“人之所贵有妻者,何也?”

  田氏说:“有外有内,家道始立。所贵有妻,以成家耳。”

  吴起道:“夫位为卿相食禄万钟,功垂于竹帛,名留于千古,其家也成矣,这是妇之所望于夫者吗?”

  田氏答:“对。”

  吴起道:“吾有求于汝,汝当能我成全吗?”

  田氏说:“妾是妇人,怎能助夫君成其功名?”

  吴起道:“今齐师伐鲁,鲁侯欲用我为将,以我娶于田宗,疑而不用。若得汝之头,以谒见鲁侯,解鲁侯之疑释,而吾之功名可就矣。”

  田氏大惊方欲开口答话,吴起拔剑一挥,田氏头已落地。

  于是,吴起以帛裹田氏头,往见鲁穆公,奏:“臣报国有志,而君以妻故见疑,臣今斩妻之头,以明臣之为鲁不为齐也。”鲁穆公惨然不乐曰:“将军休矣!”

  少顷,公仪休入见,鲁穆公谓曰:“吴起杀妻以求将,此残忍之极,其心不可测也。”

  公仪休道:“吴起不爱其妻,而爱功名,君若弃之不用,必反而为齐矣。”

  于是,鲁穆公听从公仪休之言,即拜吴起为大将,命泄柳、申详为副将,率兵二万,以拒齐师。吴起受命之后,在军中与士卒同衣同食,卧不设席,行不骑乘。见士卒背粮负重,分而荷之。有士卒病疽吴起亲为调药,以口吮其脓血。士卒感吴起之恩,如同父子,咸摩拳擦掌,愿为一哉。

  话说田和引大将田忌段朋,长驱而入,直犯鲁南鄙。闻吴起为鲁将,笑道:“此田氏之婿,好色之徒,安知军旅事耶?鲁国合败,故用此人也。”

  及两军对垒,不见吴起挑战,暗派人观其作为。见吴起与军士中最贱者席地而坐,分羹同食。使者回来报告,田和笑道:“将尊则士畏,士畏则战力。曼起举动如此,安能用众?吾无虑矣。”

  再遣爱将张丑,假称愿与讲和特至鲁军,试探吴起战守之意。吴起将精锐之士,藏于后军,悉以老弱见客;故意恭谨,延入礼待。张丑道:“军中传闻将军杀妻求将,果有之乎?”

  吴起大惊而对言:“吾虽不肖,曾受学于圣门,安敢为此不情之事?吾妻自因病亡,与军旅之命适会其时,君之所闻,殆非其实。”

  张丑道:“将军若不弃田宗之好,愿与将军结盟通和。”

  吴起曰:“吾一介书生,岂敢与田氏战?若获讲和,此乃吾之至愿也。”

  吴起留张丑于军中,欢饮三日,方才遣归,绝不谈及兵事。临行再三致意,求其申好。张丑辞去,吴起即暗调兵将,分作三路,尾其后而行。

田和得到张丑回报,以为吴起兵既弱,又无战志,全不在意。忽然,辕门外鼓声大振,鲁兵突然杀至,田和大惊,马不及甲,车不及驾,军中大乱。田忌引步军出迎,段朋急令军士整顿车乘接应。不提防泄柳、申详二军,分为左右一齐杀入,乘乱夹攻。齐军大败,杀得僵尸满野,直追过平防方回。鲁穆公大悦,进吴起为上卿。

田和斥责张丑误事之罪,张丑道:“吾所见如此,岂知吴起之诈谋。”

  田和叹曰:“吴起用兵,如孙武、穰苴之流。若终为鲁用,齐必不安。吾想派一人至鲁,暗与通和,各无相犯,汝能去否?”

  张丑道:“愿舍命一行,将功折罪。”

  于是,田和乃购求美女二人,加以黄金千镒,令张丑诈为客商携载至鲁,私馈吴起。吴起贪财好色,见即受之,对张丑道:“致意齐相国,假使齐不侵鲁,鲁何敢加兵于齐?”

张丑既出鲁城,故意泄其事于行人。遂沸沸扬扬,传说吴起受贿通齐之事。穆公曰:“吾固知起心不可测也。”打算削吴起之爵而问罪。

吴起闻而惧,弃家逃奔魏国,居于翟璜之家。适逢魏文侯与翟璜商量守西河之人,翟璜遂荐吴起可用。魏文侯召见吴起,对吴起说:“闻将军为鲁将有功,为何见辱敝邑?”

吴起对言:“鲁侯听信谗言,信任不终,故臣逃死于此。慕君侯折节下士,豪杰归心,愿执鞭马前,倘蒙驱使,虽肝脑涂地,亦无所恨。”于是,魏文侯拜吴起为西河太守。

吴起至西河,修城治池,练兵训武,其爱恤士卒,一如为鲁将之时。筑城以拒秦,名曰吴城。

(本篇完)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

    百度